在明小學三年級的時候,那年年底明的母親送給他一個生日禮物,一個拼圖。

 

之後,他就迷上了這一個遊戲,不斷的再一堆碎屑中尋找線索,在其中他發現他就是拼圖世界中的福爾摩斯,雖然他不喜歡這個老學究,還是亞森羅蘋比較帥,無所謂。

 

拼圖,就是在那一堆稜稜角角中,尋找蛛絲馬跡,於是,明發現這種方式也可以套用在人跟人身上,他變的沉默了,觀察著週遭同學及同學間的對白,看誰對誰有好看,誰可能喜歡誰,在孩子堆中當個八卦站,似乎也滿好玩的,總是有一堆線索來證實A跟B可能是對彼此有好看的,只是雙方都不承認而已,哈,說到底明也真是無聊。

 

國中了,那個拼圖還在進行,那時候的他才終於發覺,似乎少了一個拼圖,但卻一直找不到。

他在家裡一直找,儲藏室找了好久。
明的媽媽也不知道這孩子到底是鬧什麼彆扭,問他到底在找什麼,也說不上來。

反正也沒空理他,這孩子...。

 

莫名奇妙其實就高中了,那塊拼圖似乎也就遺忘了。

那年的使君子花在他的生命中才是最重要的,那條迴廊,滿滿的使君子花,淺淺的粉色,繽紛的花雨,隱約有一種黛玉葬花的紅樓夢幻,那年起,他漸漸遺忘了那塊拼圖。

直到那年高中快畢業的時候,他又碰到那個拼圖,一個沒有拼完的拼圖,他蹲在拼圖前,無聲的流著眼淚,似乎對於這塵封已久的拼圖有一種罪惡感。畢竟,還是沒找到那消失的一塊。

而繽紛花雨中的使君子花,畢竟也枯落在泥土之中,在時間過後,他將會是下一波花雨的開始。

 

他去流浪了,騎著車子在黑夜之中看著大樓窗戶中滲出的黃色燈光,他在想他那一塊遺落的拼圖是否會在其中;不過,僅於想想,因為他的拼圖怎麼會在別人的窗戶內的,既使在,那裡有藉口闖入,說我的拼圖可能在你家,可以給我個機會,讓我找找。

 

明只能在每個晚上出去尋找,他花了很久的時間才發現,其實那塊拼圖,可能一直都不存在,只是明以為他應該會在,他倦了,那一個殘缺的拼圖,只能先暫時寄存在儲藏室,偶爾拿出來重新拼一拼,說不定會有奇蹟。

 

今天,明跑來找我,他跟我說他夢到他的拼圖,那一個怎麼拼都不完整的拼圖,他問我該怎麼辦??

我想,我只能跟他說殘缺也是一種美,如果當這個拼圖拼滿了,那拼圖這個遊戲就結束了,明應該感到一種幸福,至少他玩這個遊戲可以玩個十幾年,甚至還可以繼續玩下去,就跟他說別難過了,該是開心阿,....

你認為呢???

    全站熱搜

    wincat2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