掛在枝枒上的草帽,不知道是什麼飛上去的,似乎有點老舊,依稀看的見那不安分的細線在邊緣處奮力掙扎,只是他們並不清楚他們脫離不了帽簷也脫離不去枝枒。

 

我在基隆路跟辛亥路的交接口。

右邊有一群男生在打球,這裡的溫度似曾相似,裡面吶喊的聲音似曾相似,那帽子掛在那邊有點突兀,我在這邊也有點突兀。

 

下午六點廿分,人跟車子正在這裡做角力戰,結果救護車贏了,憑藉著它獨特的音響,帶領著我們邁向對岸,我不禁一陣苦笑,目前的狀況中,找的到我的救護車嘛??

 

被人說成這樣說不介意,真的挺困難的,但說真格要去計較,又未免太小家子氣,畢竟她跟我換了時空背景可能就再也不會相交,我又何必理會呢??但只是說自己真的要去了解我現在的前程在哪。那不是騎著車子騎著騎著就能找到目的地!

 

燈光打在復興北路上往東區前進可是越來越浮華,那玻璃砂路面扣著車燈上的反射帶出一片台北光鮮亮麗,我在這路口暫時得換個方向前進,免的擋到人家的路讓人覺得礙眼;猜測總還是有普通的柏油路面吧,時速六十破破的摩托車,一頂刮花的安全帽,跟一個誤入都會的土包子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wincat2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