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我看著人群像魚,彼此清醒而盲目的游動"

 

此刻我是清醒的,我知道我在哪裡,我身邊週遭的人都是什麼人;此刻我是盲目的,我不知道我來的目的是什麼,我的未來如何,我只能像一隻小魚,隨著水流游盪,清醒而盲目的游動著。

 

然此刻我游盪在一個大缸子裡,經過我身體的水逐漸的在改變著我,以人類的話是同化,我害怕被同化,如果真的被同化,就意味著我個人的死去,死也不是那麼的可怕,但害怕的卻是那無聲無息逐漸的消失!那是孤單的後遺症!
水並不可怕,可怕的你明明是魚卻不善於在水裡面。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wincat2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