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歲前失戀,往往會說此生不再愛

40歲後失戀,卻只能說此生再也沒機會愛

 

那30歲呢??

 

我看的出跟你之間的距離,雖然你總是笑笑著,但也僅於只是笑笑著!

 

說再見,還真的不一定有再見的機會...那就先這樣吧!

 

我想你一定有聽過這首G弦之歌,對於馬友友的曲目,我非常獨愛這首,有一種浪漫跟一種低沉,那是一個人的盤旋,我想你一定知道,黑與白之間的劇場,舞者不斷的在迴繞著,那盪於空間的藤蔓,沒有觀眾,沒有舞伴,汗水涔涔滲出,肌膚的白襯著膩在肌膚舞衣的黑搭配光灑下來的影子!

 

是夢吧,那心裡頭揪著,是你的笑容,是你無視的眼神。是傷心咖啡店那龍兒對於感情的無知,是我對於台北市的一種恐懼,我沒有勇氣光著腳在台北街頭漫盪,但可以想像、意淫,站在中正紀念堂的牌匾下看著人前來來往往,那抓不到重量的羽毛飄盪在空間,是白色的!是灰色的!是黑色的!

 

曲目終將結束,你的影子漸漸會被刷淡,那黏在枝枒上最後一瓣花末,是一種阿Q式的執著,或許是我的遺憾啊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wincat2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